凤凰注册

人口连续4年负增长,辽宁出台了鼓励生育的新政策。

一年后,辽宁省人口与生育政策进一步加强。

最近,辽宁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的《辽宁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修订草案)》(以下简称《草案》)提出,该政策鼓励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将支持有两个孩子的家庭,并将对他们的出勤和上学给予适当补贴。

2018年6月底,辽宁省发布了《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其中也明确表示将完善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给有两个孩子的家庭更多的激励政策。

这是近40年来中国第一次实施计划生育政策,在省级实行奖励政策。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早前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强调,辽宁鼓励生育的政策是第一步。

梁启东认为,鼓励生育将是大势所趋。

人口问题很严重。由于人口负增长和严重老龄化,辽宁省保持适当的人口规模和应对人口结构变化越来越困难。

辽宁省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辽宁省常住人口在2014年达到4391万的峰值后,开始逐年下降。2014年至2018年,辽宁省常住人口减少32万人,其中2016年减少4万人,2017年减少9万人,2018年减少10万人。

这些数据表明辽宁省人口减少的趋势正在加剧。

同时,自2015年以来,辽宁省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人口自然增长率连续4年为负数。

尽管国家将在2016年实施二胎政策,但辽宁的自然人口增长率仍然为负。

2017年,辽宁的自然人口增长率为-0.44‰,已经是全国最低的。到2018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进一步下降到-1.00‰。

除了人口负增长,辽宁的人口结构也面临着严重的老龄化问题。

时代财经发现,2018年辽宁0-15岁(含16岁以下)人口为477.7万人,比上年减少6.6万人,占常住人口的10.96%。然而,相比之下,60岁以上人口比上一年增加462,000人,达到1,044.6万人,占常住人口的23.96%。

这意味着,辽宁省60岁以上老年人口数量,比0~15岁人口数量的2倍还要多。这意味着辽宁省60岁以上的人口是0-15岁人口的两倍多。

此外,2018年,辽宁16-59岁(包括60岁以下)劳动适龄人口比上年减少492,000人。

可以看出,劳动适龄人口外流已成为辽宁省人口减少的主要因素。

业内普遍认为,东北作为一个老工业基地,曾经充满了国有企业,这使得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更加有效,出生率不断下降。

然而,辽宁正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即正处于产业转型的痛苦时期,第二产业的优势正在弱化。自2015年以来,需要大量人口的第三产业已成为当地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主要动力来源。

辽宁省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辽宁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3%,是全国最低的,而2016年辽宁的经济增长率为-2.5%。

尽管辽宁的经济增长率在过去的两年里已经呈正增长,但从2017年到2018年,辽宁4.2%和5.7%的经济增长率都低于当年6.9%和6.6%的全国平均水平。

在这种趋势下,辽宁省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继续下降,而辽宁省的劳动适龄人口和人才外流正在加速。

对辽宁来说,劳动力减少、人才流失、老龄化加剧等因素对老工业基地的振兴构成了不小的挑战。

事实上,辽宁省在2018年发布的《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中已经明确提到了人口危机。

根据该计划,辽宁的出生率很难上升到代际更替水平。同时,从2016年到2030年,全省人口老龄化将加速。老龄化趋势显而易见,劳动适龄人口比例将下降,这将客观上降低潜在的经济增长率,同时养老和医疗等公共服务的压力将继续加大。

为了扭转人口危机,上述计划曾建议努力为两个孩子的积极出生创造有利的舆论环境。少于两个子女(含两个)的生育不应当进行审批,家庭应当自主安排生育。

当时提出了如下具体政策:完善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减轻生育负担,促进生育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的合并,保障职工生育期间享受同等的生育保险待遇;完善计划生育奖励休假制度和配偶陪产假制度,鼓励用人单位为孕妇和哺乳期妇女提供灵活的工作时间和必要的设施,支持妇女产后复工。

然而,这一政策并没有扭转辽宁省的人口趋势,2018年辽宁省的出生率继续下降。

在这种背景下,辽宁省人大最近审议的草案鼓励社区为幼儿园保育提供志愿服务,发展家庭服务,加快对月度和育儿妻子的培训,促进政府、机构、社区和家庭在幼儿保育方面的共同努力。

草案还提议,除了国家规定的产假之外,根据该条例的规定生育的夫妇将有权获得额外的60天产假,他们的配偶将有权在假期期间获得15天相同工资和福利的育儿假。

《草案》主张一对夫妇同时生两个孩子,降低了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违反本条例规定生育的每多生一个子女,按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县乡居民人均纯收入的0.3倍向男女双方征收社会抚养费。

目前,辽宁省现行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是上一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5-10倍。

然而,即便如此,著名人口学家何亚富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世界各国的经验表明,一个国家或地区降低生育率容易,但提高生育率要困难得多。

“育龄夫妇很难因为一些小恩惠而改变生育意愿。

何亚富认为,目前的辽宁草案不会显著提高出生率。

此外,尽管放开节育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何亚富认为,在国家生育政策没有根本改变的前提下,低生育地区可能会出台一些鼓励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但不会出台鼓励生育三个孩子的政策。“因为《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定国家鼓励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所以地方政策不能违反国家政策。

“这意味着目前鼓励生育的政策仍然侧重于鼓励两个孩子。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