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登录

虚拟身份、伪造招生虚假数据、揭露高考招生典型舞弊

揭露高考招生的典型舞弊——本报记者黄杰和记者江楠的高考成绩陆续公布。候选人和父母已经开始填写志愿者表格。此时,也是高考招生欺诈发生率高的时期。

你知道高技能骗子通常使用什么把戏吗?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过去五年北京的此类犯罪进行了统计分析。在此基础上,总结了几种典型的欺骗和言语技巧,以帮助高考考生和家长保持警惕。

据北京海淀法院统计,2013年至2017年,北京审结34起高级别欺诈案件,审判63名被告,涉及97项犯罪事实,其中97项被骗,总价值4224.5万元。

自2014年以来,此类欺诈案件呈逐年下降趋势。

在97起犯罪事实中,50起涉及一般范畴,包括中央财经大学、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天津大学、山东大学等著名大学。北京大学和中国政法大学最受罪犯青睐。

此外,还有39起涉及军校的犯罪,包括专门的军事学院、国防学生、委任学生和预备役部队。所有装甲兵学院、陆军指挥学院和武警学院都参与其中。一些注册项目对罪犯来说是虚构的。

此外,涉及艺术考试的7起犯罪均与艺术考试的学校考试有关,涉及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等高校艺术专业的录取记录。

据法官介绍,北京高调的欺诈案件远远超过类似的欺诈案件,最高案件价值达到1000万元,平均案件价值约为30万元。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恢复原状和部分恢复原状的比例不到16.5%,因此很难收回损失。

这些高层次的欺诈者具有相对较高的学历,拥有30个研究生、本科和专科学位,高等教育率为47.6%。

虚假身份承诺虚假承诺据报道,高级别欺诈的核心在于能够下定决心招募他人。

说谎者经常使用虚假身份误导受害者相信他们有能力帮助他们入学,并做出虚假承诺“不能退款,其余的在完成后支付。”

事后,他们会以“严密的报告”和“程序已经完成”为借口,一再拖延。他们甚至会拒绝接电话,其他人在再次作弊后会拒绝偿还贷款。

在通用电气虚构的身份欺诈案中,他谎称自己是后勤部长和军事部门的大校。

张的侄子高考成绩不佳,所以葛答应帮他报42万元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并收到了20万元的押金。他同意在收到通知后支付余款,但不能退款。

但是直到新学年开始,事情都没有完成,张要求退款。

此时,通用电气声称该项目即将完成,并拿出计划安排候选人去医院体检和参观军事基地。

当张艺谋再次要求退款时,通用电气补充说,北京大学可以再申请22万元的入学许可。

张艺谋相信这是真的,再次支付给通用电气22万元,但最终他没有上学,钱也没有退还。

至于这种骗局,法官建议,在几乎所有的案例中,欺诈者会以书面形式承诺他们将无法获得退款,但后来以各种可能的方式予以否认。

因此,不要相信对方的身份,也不要因为承诺退款或付款而放松警惕。

手里有很多关系,一些高级骗子会声称他们有能力而且以前也做过。受害者通常通过中间人转移,因此很难区分真假。此外,所谓“有能力和有成就”可能指其他犯罪事实。如果是犯罪集团,该集团的成员将相互掩护,受害者更有可能落入陷阱。

李偶然遇到了潘,他声称有办法在军校上花钱。听了潘的话后,他相信了。

后来,根据潘的指示,李宣布他可以报名参加济南军区预备役,并将在湖南国防科技大学接受训练,享受国防生待遇。

因此,受害者向李某支付了35万元,但当他“进入”学校时,他发现这是不正常的。只有经过调查,他才意识到没有预备招生,南方国防科技大学也没有招收任何委托学生。他突然明白了这一点。

此外,法官说,现在市场上的一些培训学校以超市的价格收取高额咨询费,并明确或含蓄地向家长收取“维持关系”的费用,这也可能是一种欺诈。

例如,在下面的例子中,张的儿子是一名特殊的艺术学生。他想找个人在学校考试中找到一段关系,所以他联系了在北京开办培训班的杨先生。

杨说,他可以在中国传媒大学的竞赛中获得前三名,收取15万元的定金,并签署培训费协议。

考生失败后,杨多次表示他可以经营其他学校,在此期间他又从受害者那里得到了15万元,但考生没有被录取。杨拒绝退款,被判6年监禁。

根据信息,有学历的学生必须通过入学考试,而高校不能只收学费。

然而,一些不法分子谎称受害者支付足够的费用后就可以进入高校,但事实上他们通过报名参加非学历教育,如港澳台华侨班、短期培训课程和继续教育,“用灵猫换太子”。

谢某,他儿子的高考成绩不理想,曾经遇到过类似的骗局。他找到刘谋为他的儿子办理北京大学的入学手续。

刘谋说,通过第三方支付48.5万元给北京大学,他可以去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享受普遍入学待遇。

然而,他入学后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付完学费后,他发现自己正在参加一个短期培训课程,于是退学了。

法官表示,骗子经常抓住一些家长通过金钱疏通大学心理的欲望,利用“高价入学”的借口和大学提供非学历教育的机会进行诈骗。

不仅如此,近年来,法院在案件审理中还发现,假录取和假毕业证书已经成为一种新型的高科技犯罪手段。

在海淀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受害者王某的父亲找到了自称是中国政法大学教师的刘谋,并就30万元的普遍录取价格进行了谈判。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刘告诉王,他将以学生身份进入学校,给他一份时间表,并在校外安排一间宿舍。

后来,刘为王某办理了一张假学生证,输入了假成绩,甚至伪造了王某的毕业证书、学位证书、三方协议、成绩单等一系列毕业手续。然而,王某参加这项工作后,该单位无法在教育部互联网上找到王某的毕业证书号码。直到那时,王某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据警方调查,刘和其他人通过类似手段犯下9起欺诈案件,犯罪金额达220万元,后来被判处12年监禁。

尽管刘被捕了,但王力宏宝贵的四年时间再也找不到了。

看到上述骗局后,法官提醒父母在满足孩子的愿望时不要冒险。

海淀法院的另一组数据显示,与5年来的97起欺诈案件相比,北京方面在2008年至2017年的10年里只审结了一起高层贿赂案件。

由此可见,家长通过金钱在正规渠道之外寻求入学便利的想法在实践中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的。

非正式渠道中只有大量的骗局和陷阱。一旦受骗,除了财产损失,更可怕的是对学生学习的不可挽回的影响。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